關於服務犬

文/擷於粉絲團2020.10/Yvonne老師

思考著到底該如何寫這篇文,不想寫得泛情,但卡在內在的情感很滿,推動著我得寫出來,而且是寫給大家看。

今天寫書寫到動物溝通師如何協助社會服務犬的部分,與幾位學員聊了聊這部分,聽她們分享各種服務犬的故事。 自己也想到一些過往的經驗。


一直以來我都最怕跟拉不拉多、黃金獵犬溝通,因為這兩種犬的情感很真也很深。牠們親人、情感忠誠,很有愛,像個小朋友,會把人往心中愛著。 每每跟牠們溝通到,我都得努力HOLD住自己的淚腺,才不會因為感動而掉淚。 也因為牠們的天性,所以一直是導盲犬的首選。

成為導盲犬意謂著牠將擔任至少一位盲人的雙眼,帶著他/她看世界、生活。 很多狗狗把這樣的工作當成是一種驕傲,牠們會盡力地去協助盲人,即使很累了,牠們還是會以協助盲人為第一要務。牠們要的不多,會因為導盲犬訓練師、盲人朋友的一句稱讚開心個半天。

牠們從一生下來被揀選成導盲犬開始,就得面對各種分離,先是兩個月大從生父母身邊離開,在差不多兩歲時又從寄養家庭離開,再到訓練中心與訓練師一起過一段時間,然後再到盲人身邊服務到八歲~十二歲左右退休,離開服務的盲人,去到收養家庭直到老死。 對於一隻情感豐沛,且智商如三~五歲小孩的狗狗而言,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分離,其實很難過。

當我知道所有的導盲犬退休後,必須與原先如家人般的盲人飼主隔離一段時間不接觸,以協助彼此雙方回到正常生活時,我的心都快碎了。 這對於忠誠的狗狗而言,真得很令人沮喪,我想對於盲人朋友也是。

但這讓人不免想問,也許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如果可以,我想動物溝通師在這方面其實是可以協助的。 協助彼此更好地道別,協助彼此想念時還是可以互相交流溝通。 我是如此地想著。

相關文章
近期留言

覺心文化是一個帶領人們覺醒,並且回到以心生活的一個目標。以源頭療育課程為主軸,藉由認識自己,看見需要及不需要,邁向更輕鬆及自在的心生活。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