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溝通學習之路-從初階到死亡工作坊

文/Pema Lin

還記得很小的時候,我曾經想要離開人世。
因為我不知道我活著要做什麼,我不知道我存在的意義。
我想有一部份也是為了療癒這個她,才會開始這一趟旅程。

∞ 動物與我 ∞

我不是天生就愛動物,是動物逐漸教會了我愛。
在我還沒上學,還跟阿罵親戚們住在一起的時候,家裏曾經養過一隻大狗。其實他很溫和,但因為很大隻,所以當時還是幼稚園的我看到他總是感到害怕。後來我和我媽搬到附近的公寓,不知何時家裏來了一隻吉娃娃。但他總是被我媽關在籠子裏面,那時的我不懂吉娃娃為什麼一直叫,只覺得好吵。現在想想,真是沒有良心。後來,吉娃娃成功地逃離了這個沒有愛的地方。再後來來了一隻鳥,一樣被關在他的籠子裏,過一陣子之後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放學回家後發現他不在,才知道他死掉了。

小時候我根本不愛動物。

大狗過世﹑吉娃娃逃走﹑小鳥死掉,我通通無感。家裏的人,包括我,對待動物的方式根本完全不及格。大家都不懂該如何跟動物相處,大家都認為動物應該配合人的生活,沒有人好好去思考他們的需求。儘管如此,動物們還是一次次願意讓同類來到我的身邊,直到我學會怎麼去愛。

很久之後,上大學時我養了一隻貓。
說真的,當時在看貓之前,對於貓的印象就是一些既定的偏見。偶然在PTT看到有人在送貓,不知怎麼地我竟然立刻飛車到淡水看貓去了。要送養的那幾隻寶貝差不多兩三個月大,是現在所謂的賓士貓。有一隻很活潑,會跳到桌上撐起前腳看看外面的世界,很像小獅王。我覺得好可愛,於是帶著他回家開始一起生活(偏見咧偏見咧)。很快地,就像江湖上所流傳的那樣,不到幾個小時我就完全被他收服。永遠忘不了隔天早上爬不起來餵他吃飯,結果他那麼小隻竟然跳得到牀上來,用他小小的手不停巴著我的臉努力叫我起來餵飯的樣子。實在太聰明太可愛太好笑了,於是他成了我的「北鼻」。幾年之後,我必須前往日本,只好將他留下給我媽照顧。但我們也就幾乎再也沒見過面。在聽到北鼻過世的消息時,我感到自責,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對他解釋就跑來日本,像是拋棄了他。我意識到,儘管對貓的偏見在遇到北鼻之後立刻消失,但當時我對待動物朋友們的態度仍有待加強。

在日本待了十幾年之後,動物朋友再次來到我的生命中。2016年5月初,當時的男友帶來幾隻眼睛未開的小奶貓,說是在家裏院子撿到的。於是,橘奶貓「雷電(喜歡我叫她點點)」進入了我的生活,不但讓我體驗兩三個小時就必須起來餵一次奶這種當媽媽的感覺,也讓我因此接觸了動物溝通。數個月後,穿著長短襪只要負責帥給我看的嘿美(喜歡我叫他美美)也跟著來到我家。

小時候我自認是個沒有眼淚﹑無心無肺的人,一直到自己成為貓咪的主要照顧者之前,我都不太知道要怎麼跟動物相處。在雷電和嘿美進入我的生活之後,才學會什麼是不離不棄。

∞ 動物溝通 ∞

點點十個月大的時候,因為乾性腹膜炎的關係先一步當小天使去了。在她勇敢與病魔共處的兩三個月期間,為了查詢與腹膜炎相關的資訊,我才知道有「動物溝通」這項服務和職業,而且居然“人人”都可學!!那時看了很多溝通師們的部落格和粉專,不斷地被各種對話和故事吸引,有好笑的、好哭的,還有很多好感人的。一邊看一邊感到很好奇,「我也可以嗎?」「可是我沒有陰陽眼耶?」「為什麼人人都可以啊?」這類的疑問一直盤據在我心裏。越看越按耐不住想體驗動物溝通的心情,剛好那時看到日本這邊有動物溝通的老師在替學生徵實習個案,於是立刻報名。

溝通當天的內容我幾乎不記得了,只記得其他學員非常安靜地坐成一排在後面觀摩,氣氛有些緊張嚴肅,然後負責溝通的學員坐在我對面拿著照片連線,日本老師則在她旁邊盯場。雖然學員把一項點點和嘿美會做的事講反,但我絲毫不介意,只覺得很神奇,居然可以看著照片就知道他們在家怎麼跟我撒嬌,這怎麼做到的!?後來為了跟點點和嘿美多聊一點,就自己預約了台灣正式上線的溝通師,和點點嘿美講了很多很多話。知道點點回天上當小天使後現在很亮很好,還會嫌我走路很慢,我終於可以稍微安心。

第一次動物溝通的體驗讓我產生了想和自己家小孩自由對話的念頭,於是查了台日兩邊的師資和課程資訊(因此發現台灣是身心靈大國)。由於我長期住在日本,又是上班族,所以我的小我當時認為在日本上課對我來說比較方便。然而我的靈魂和我的內在智慧卻不這麼想,最終還是把我帶到了Yvonne老師面前,讓我正式展開空中飛人身心靈大改造的生活。

【 初 階 】

在這條報名到錄取的路上,我想我非常幸運。

從想上老師的溝通課起沒有等多久就等到開班的消息,剛好那幾天我也可以上,所以從開放報名前一兩天就時時刻刻在留意消息。沒想到報名當天極速秒殺(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就在我無法注意的時候滿了)!不過沒關係,姊沒有那麼容易放棄。正式的名額雖然已滿,但候補還有名額,於是開turbo趕快把報名表打好寄出。過了一陣子收到老師的回覆,說有正取學員讓出空位所以能候補上。當時好興奮啊,心裏一直默默尖叫著:「天哪,我居然候補上,可以上動物溝通了!天哪天哪~~」後來才知道第一次報名,還是候補就上有多麼不容易。原來我的靈魂已經準備好轉化。

「當你真心全意想要完成一件事的時候,全宇宙都會來幫助你。」原來是真的。

2017.8.1-8.3早上抵達台灣後就立刻趕到教室,非常地風塵僕僕。
課程中老師幫我們開手輪後先讓我們玩能量。第一次摸到能量真的覺得好神奇啊~原來能量可以摸得到,還可大可小,可隨意捏塑,怎麼這麼好玩!!接著我們進入源療的世界。紮根和連接源頭對我來說都是未曾嘗試過的體驗,每一個動作都非常不確定到底有沒有做到位,所以做得很慢,常常老師都在講下一句禱詞了我還停留在上一個步驟裏。儘管如此,對我這個從來沒接觸過身心靈的人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堂魔法課!第一天中午和同學去吃飯的時候還偷偷跟同學說老師教的東西超級終身受用耶,怎麼這麼物超所值這樣,哈哈。

初階課最後老師讓我們玩了排列遊戲,我們倆倆一組,互為對方的同伴動物進行溝通。我兒嘿美透過我從老師手中抽到的卡片告訴我,要「做個有價值的人」。我則是流下不屬於我的眼淚,以鳥兒的身份告訴同學不會介意她不能照顧我。第一次,我感受到什麼叫做靈魂在哭,而不是我這個肉身想哭。同時我也很清楚地知道,這真的不是附身(笑) 。

不管是源療、敲敲法、融入法、呼吸法還是排列遊戲,初階課所有的內容都讓我感到非常新鮮。很快地,課程就這樣在讓我無比震驚的排列遊戲中結束了。

上完三天的初階課,魔法等級Lv.0→1。對於和動物對話,我處於還不通的狀態,對別人家的也是,對自己家的更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少根筋,想說才初階而已不通也是正常,於是也沒太在意就包袱款款快快樂樂地回日本了。當時已經知道一個月後有中階課可以上,於是就繼續每天在腳底和屁股畫滿木木木源療,練習怎麼紮根和連接源頭。到確定能上中階課的這段期間內,我把源療清單的題目通通療過一遍(重點題目有多療幾次),另外還加療了學姊們在社團分享的幾個主題,像是幾歲的自己、哪一個時期的自己……等等。我心想,這樣也許到中階可以通一點也不一定。

說真的,一開始在家自己做源療的時候真的很費力,超級不熟,想很多速度也很慢,感知也沒有課堂上來得清楚明顯。禱詞要怎麼改編怎麼應用才對呢?啊我這樣療到底對不對啊?紮根有真的紮下去嗎?有連接到源頭嗎?要怎樣才能知道能量有沒有紮好連好咧?手腳或身體沒有熱熱的話是不是沒做到位?在電車上是要怎麼做源療呢,根紮好車子一動不是整個都被拉歪掉了嗎?敲擊法也是,一個問題常常要敲很久,特別是像「自我懷疑」之類的大型問題,常常都敲到不小心度咕或直接斷電睡著。

雖然問題很多,但我心想有療有保佑,所以不間斷地做著源療的功課。因為要一步一腳印地做功課,又怕忘記做了什麼內容,所以我準備了源療筆記本,盡可能地記錄當天源療的禱詞和進行的項目(靜心、風箱、呼吸法、敲敲……等等)。現在為了防止懶惰,我還是盡量保持著記錄的習慣。

【 中 階 】

中階報名時我又一樣滑進備取。很幸運地過幾天便收到了備取轉正取的信,靈魂確認OK,可以正式步上內在之旅了。帶著從來沒用過的幾盒粉彩筆,我又咻咻咻地搭著紅眼班機飛回台灣啦!

2017.9.5-9.7
第一天,我們去找了自己的內在小孩。

我的內在小孩完全就是一個孤獨的象徵。我找到她的時候,她一個人坐在廚房的地上,背靠著流理台,兩眼無神面無表情地在放空。她家空空蕩蕩的,沒有人也沒有什麼東西。雖然當時覺得那欸安捏,但我其實好像沒有太意外會是這樣的結果。和內在小孩說掰掰之後,緊接著老師就讓我們開始正式互相練習動物溝通。老師講的順序我都還沒消化好就要開始練習,心裏除了慌亂還是慌亂。第一次我們先練習融入同學家的同伴動物,但我和狗狗進行身份確認時完全不對,試著融入狗狗時也沒感受到一丁點狗狗的感覺。我心想:「怎麼初階的時候融入植物和水晶這麼容易,中階要融入動物就這麼難咧~」我想可能是我沒有真的融入,或是有哪裏做錯了吧!之後和小幫手Daisy學姊練習時,好像有感覺到一點內在智慧和靈魂本體在回答上的差異,但身份確認也是亂七八糟,只有一題類似半對,到底這樣是有沒有連上鑽石呆呆我也不知道。

第二天的重頭戲是畫圖,第一次拿起粉彩筆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用。啊是要畫什麼?要怎麼畫?小我的聲音很大聲,所以花了不少時間才讓手有辦法擺脫這些雜音,直接跟著能量去動。另外,在老師的提醒下也才知道原來可以畫下去再用手塗開,當場拆了一個框架。畫了幾張,習慣這種跟著能量畫畫的感覺後漸漸可以享受畫畫時的專注,於是我就在課堂上畫完當天的主題『學習動物溝通的初心』了!比較白癡的是,當天晚上在飯店的洗手台燒畫紙燒到一半煙越來越大才覺得不妙,為了避免引起社會事件,只好趕快熄火出門買粗鹽改用泡的。好孩子千萬不要學蛤。

第三天有我一直很期待的植物溝通。我們趕在下雨前出發前往榮星花園,但因為到沒多久就開始下起毛毛雨,所以老師只好快速地講解,讓我們快速體驗一下各個樹群的不同就打道回教室了。我很期待植物溝通,但是實際去體驗後卻一樣霧煞煞沒有感覺。很多同學都說時光機帶他們去哪又去哪,但我只有一臉問號,外加心裏羨慕。回到教室後,我們各自拿出在榮星花園拍的樹群照片練習。說真的,看著照片我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啊~~。聽著同學們的分享和感受,心裏只有無限的羨慕。「好奇怪,不是說植物比動物更好連嗎,是不是因為我還不通所以都連不到啊……」心中忍不住出現這樣的想法,差點我就要給自己蓋一個「我很不通」的章了。就在此時,老師宣布要進行最後一次的動物溝通練習。「最後一次練習了,如果我還不通的話怎麼辦……」帶著如此不安的心情,還有可能需要復訓100次的心理準備,我們便開始了中階最後一次的溝通練習。

最後一次練習是由一隻叫橘寶的橘貓陪我練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和橘寶的練習竟然身份確認都對,橘寶還讓我畫出他住處的格局,告訴我他哪間房進不去,後來甚至還願意跟我分享他小時候不甚愉快的遭遇。和同學對答案的過程中我掩不住興奮與驚訝,「原來這就是動物溝通!原來和動物說話就是這種感覺啊!!」我對橘寶充滿了感動與感謝,橘寶的大方讓我忽然有了很大的突破,也深切感受到為什麼很多溝通師都說動物們很「活在當下」。

中階課程的最後,老師為我們每個人讀取了需要實習的個案數。我需要做70個,很多吧。好像是班上倒數第二多的,不過我卻不意外,因為我真的很不通。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多,我當時想,等我做完的時候內在智慧應該會告訴我答案。

於是帶著「雖然個案數很多,但慢慢做總有一天會做完。」的心情,我又風塵僕僕地回到了日本。

【 實 習 】

就這樣,來到了實習的階段。

開始要實習的時候,因為很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記錯,也怕順序搞混,所以我只敢和同班同學交換實習。交換實習的時候還跟同學互相確認了好幾次溝通進行的順序才敢開始。除此之外,身份確認也很制式化,除了課堂上提到的問題之外完全想不到其他的梗可以問。現在回頭看當時的自己,真的是非常地不放鬆啊!

實習來到中段時因為個案排得太密而卡關,遇到身份確認通通錯誤的難題。在Jenny學姊的幫助下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沒有清理乾淨才會卡卡卡。於是我改了一下源療的禱詞,希望自己每次都能好好淨空。後來就又順了。

卡關最嚴重的時候遇到一隻臘腸狗狗老師,第一次跟他聊天時身份確認從頭錯到尾,原本已經不會緊張的我也因為一直錯而漸漸緊繃起來。臘腸老師透過自己的照顧者告訴我:「如果今天是一場考試的話你就零分啦!」我非常認同。後來很感謝他們又給我另一次機會重聊,這次身份確認一開始也不太順,後來終於答對的時候,臘腸老師說那時我就像阻塞的馬桶突然嘩啦啦啦一下子通了一樣,突然就變順暢了。說真的,這樣形容還蠻貼切的。這次經驗讓我發現,原來我太過緊繃了(所以臘腸老師才一直叫我要放鬆)。而在後來做個案的時候也漸漸地體會到,自己越放鬆的話,溝通過程通常也會比較順利。

就在這樣一次次的嘗試中,漸漸地我找到自己的節奏。每場溝通結束後,常常我都會問動物朋友我是否有哪裏需要改善,又是否有什麼地方他們覺得我做得不錯。大部份的動物朋友都鼓勵我要有信心,說我自我懷疑太重,有的還直接跟我說:「你看我媽都有開始相信自己了你怎麼都還不會咧!」還邊搖頭,實在有夠可愛。只是,到最後同樣的話聽太多遍,我都不禁懷疑「自我懷疑太重」和「相信自己」這幾句話是不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了(看吧,又是自我懷疑)。

至於為何需要做70個實習個案,我曾經問過一些動物朋友,也問過內在智慧很多次。除了獲得幾個神秘的微笑和幾個「你以後就會知道」的回答之外,答案幾乎都與「建立自信」有關。現在我已經很清楚的確是這樣沒錯,但當時我也還是會懷疑到底是不是自己聽錯。所以個案數很多的朋友請別氣餒,每個數量都有它的意義存在。如果你需要/適合上的是某一班的進階課,內在智慧一定會協助你順利在開課前完成實習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接受它,然後去完成。

說到實習的進度,因為我需要完成的個案數實在很多,原本打算花個一兩年很悠閒地消化完再去上進階課的,沒想到內在智慧自有安排。講白話一點,我看到的是眼前要消化的數量,而內在智慧則是從整個大局,也就是我整個人生去幫我排定計畫,就是比較有遠見、比較宏觀的意思啦。有趣的是,(2018)6月回了台灣一趟,之後回到日本我才發現,原來那時安排的進修還有請朋友幫我做療癒,是內在智慧幫我安排的充電之旅!於是,在跟內在智慧還有公司附近的樹確認過很多次之後,我很自然地就在社團徵實習個案,決定趕快把剩下八九成的數量消化完去上進階課。不然在這之前,一開始的幾個月因為沒有動力,加上不敢實習,所以都沒有動靜。中階上完三個月後雖然開始動起來,但一個月也不過就做個兩三個,進度非常緩慢。真的很感謝植物和礦礦帶給我的力量,因為有祂們,才讓我有足夠的力氣應付白天上班、晚上做實習個案的生活。

個案做著做著會發現,每一個個案為我帶來的禮物都不太一樣。我的外來個案開頭第一炮就是個得了憂鬱症的貓咪帥哥。當時我心裏冒出很多問號,像是「憂鬱症耶,這不是要謹慎處理,我行嗎??」之類的想法,很沒有自信。但實際上聊起來卻沒有想像中的難,很快地貓咪帥哥就讓我看到他變憂鬱的癥結。第一課我就學到,雜音很多、小我總是跑出來干擾的時候,就just do it la!於是我知道,實習的同時,我也需要學習信任內在智慧。

實習個案當中,大致可分為動溝圈內人和動溝圈外人兩種。和圈內人練習可以互相聊天求進步、求鞭策、求意見,常常也可以透過幫圈內人問一些奇怪的問題,聽到同伴動物很有哲理的回答。缺點就是很容易聊天聊很久還不想掛電話而導致睡眠不足(笑)。和圈外人練習則可以從不一樣的課題中學習。學什麼?學應對、學放鬆、學自我覺察、學關照情緒、學如何清理、學發現問題、學如何處理奇怪的問題、學如何避免自己跟著對方起舞、學如何放下、學何時請教內在智慧……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是學習。

我很感恩也真的很享受這整個實習的過程,包括卡關期在內。

【 進 階 】

做了74個個案後,很順利地接上了進階課。
於是我又咻咻咻地搭著紅眼班機,帶著我從初階上完時就準備好的水晶礦石寶貝們飛回台灣了!

2018.10.16-10.18
進階課我們在美麗的台東都蘭學習療癒。
和初階中階時的我比起來,剛進入進階的我雖然已經明顯放鬆許多,但我們這一班依然被老師稱為不夠放鬆班。於是,第一天白天我們學習如何放鬆。接著,我們輪流到老師面前,讓老師幫我們開脈輪。老師在幫每個人開脈輪時,會視個人的狀況進行調整。輪到我的時候,老師問我:「你的童年過得好嗎?」我有一點呆住,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對。因為雖然算不上好,但也不至於慘到要流落街頭,所以好像也不能說很不好,可能就是不怎麼好吧。跟著老師唱誦Om的同時,我心裏暗自覺得老師很厲害,一下就直搗核心,讓我有瞬間被了解的感覺。

第二天和第三天,我們學會了好幾種療癒方式,也學會和水晶礦石對話,並運用水晶礦石來進行療癒工作。我們也嘗試與同學家同伴動物的內在小孩聊天,我還把同學給弄哭了真是不好意思。在都蘭這個美麗的地方上課真的很棒,不但課程的鬆緊度容易調整,大家一起小閉關也有很多好處。除了下課後可以互相切磋鞭策之外,晚上沒事的時候還可以圍在一起淨化水晶話家常(彷彿社區媽媽的聚會)。

回到台北後,某天和同學一起去拜土地公時,我想說閒來無事不如我也試著跟土地公連線,這才不小心發現,原來我已經可以更容易地與神對話!而且土地公是用台語跟我對話的呢,很妙。

【 死亡工作坊 】

上完進階課後又匆匆地回到了日本。
之後跟老師還有幾位伙伴們一起去遊了一趟雲南後,又日復一日地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同時也持續接著個案。有一天,曾經溝通過的一隻貓咪突然住院,照顧者很著急,希望我能幫忙問貓咪的感覺和願望。雖然內在智慧告訴我可以接,但我擔心萬一變成離世個案的話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於是問了老師的意見。老師叫我要相信內在智慧,協助照顧者和貓咪盡量保持平靜,於是我便放膽嘗試了這個緊急的,也可以說是臨終的個案。

臨終個案的出現讓我感覺似乎進修死亡課的時機到了。

「等我進修完死亡課就可以接離世個案了。」
才剛這麼想,課程立刻就顯化出來。這時機掐得之好,讓我忍不住對我的內在團隊敬佩再三。於是快閃台北兩天,圓滿了內在團隊為我安排的進度。

2018.12.10
課堂上我們去參觀了以前自己死亡的那一刻。
我曾經是在家人好友圍繞下死去的瘦小老爺爺,有一把長長的白鬍鬚,戴著一頂尖尖的魔法帽,有著圓滿不孤獨的一生;也曾經是因為生病而只能躺在牀上獨自死去的貴族女孩,陪伴她的只有一位家僕,家人不在,未婚夫也沒來看過她,最後陪伴女孩死去的,只有孤單和執著。離開中古歐洲後,我來到了亞洲的高原。我是一個亞洲商人(打扮看起來像是青康藏高原那一帶的人),帶著一匹馬還是驢子行走在古道上做著小本生意,因為生病我停下來休息,卻遇到強盜搶走了我所有的財產和唯一的同伴動物,於是只能自己一個人默默死在高原上。最後,我在深藍色的海洋中找到了未來的自己,我坐在一張舒適的沙發上享受著海洋的溫暖,我悠然、我自在、我從容,那是我未來的樣子。

死亡的經驗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禮物。愛是禮物,是我們原本就擁有的,而遺憾、失望、孤單……等等,不過就是在領回禮物的路上所看到的一些風景,幾場夢而已。如果擁有圓滿一生的老爺爺是起點,是時鐘上的十二點,那麼,孤獨的貴族女孩、死在高原上的商人,還有現在的我,都是順時針圈上的風景,最終將再次回到十二點,成為一個圓。我的內在告訴我,我正在領回禮物的路上。

死亡工作坊給我帶來了很大的禮物,不僅讓我突破了好幾個瓶頸,也更能放鬆地溝通。

在課堂上畫最後一張『死亡給我的祝福』圖時,我畫了三隻貓,剛好是我養過的數量。畫我兒嘿美時我感覺他好像跑來看我畫畫,因為我感覺到他坐在我畫紙上,看著我畫出來的他說:「我要畫黑黑。」問他:「為什麼要畫黑黑?」他說:「因為這樣比較帥。」哈哈哈,但是老木我手拙畫不好啊,只好意思意思畫個一圈就算交差。其實,一直以來我都還無法跟我家帥帥聊天(瓶頸啊~),雖然跟其他動物有時都聊到翻肚笑到流眼淚,但還是聽不到嘿美的聲音。畫畫的時候他好像真的跑來了,超開心的!

然後是晚上跟同學在她家吃豆花的時候,她隨口叫我問乾兒子幾個問題,沒想到我隨口問居然也就這樣聊起來了,乾兒子還跟我告狀說媽媽很無聊都偷打他(媽媽被抓包表示驚慌)。一來一往聊得既開心又好笑,但是我對這個變化卻感到很驚訝。其實,和動物面對面聊天是我另一個罩門。很多人都說面對面更好聊,但是我試了好幾次就是沒成功過,覺得還是照片最容易。沒想到上完死亡課當天就成功了,喲呴!♡

課上到這邊,我知道我在動物溝通上已經有了突破,以前認為很難、沒成功、聽不到的,都在我變得更放鬆之後一一解套。我以為祝福或禮物都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覺察到,沒想到一天之內就收到兩份讓人驚喜的禮物,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很妙,很開心,也很期待繼續進步。

回到死亡這個主題。關於死亡,我想我們都有處理得不是那麼妥當的時候。我家可愛的橘貓-雷電小妹妹斷氣的那一刻,我也忍不住放聲大哭。現在想想,她應該被我嚇得再死了一遍而且覺得不知所措吧,真是難為她了。現在我已經知道,只有把自己先好好穩住了,才能安穩周遭的人及動物;只有當自己給出的是祝福,才能讓你關心的對象幸福。

不管有沒有要當動物溝通師,不管上完課有沒有要接離世、重病或臨終個案,這堂課對我而言都值得一上。我知道我接下來要做的事不止於動物溝通,面對將來的路,我相信有這層修為支持,一定能讓自己在各種情況下都能好好地穩住。

∞ 尾 聲 ∞

都說,動物溝通的能力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又說,很久很久的從前,我們都不是麻瓜。但不曉得是在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樣的事,讓我把這樣的能力關得緊緊的,紮實地封印住。還好上天派了點點這位橘貓小天使,引領我進入動物溝通的世界。以前常常看「志村動物園」這個節目,節目有時會從美國請一位會和動物說話的海蒂來和日本的動物說說話。當時我覺得好神奇,認為這種能力應該是少數人才擁有的天賦,認為這種人應該都是帶天命才有辦法和動物對談自如。但現在我知道,她就是所謂的動物溝通師,和我們都一樣。

時間過得真快,居然已經輪到我來跟大家分享動物溝通的學習心得了!這段日子以來,數不清到底看了多少次學姊們的心得報告。天氣好的時候看,天氣不好的時候也看,天氣剛剛好的時候更要看。我真的超愛看的,因為每個階段看的感想和獲得的提點都不一樣,每看一次都有不同的收穫。

動物溝通方面的課告一段落了,然後呢?

上完課之後回到日常生活當中,一樣要上班,生活中還是會有鳥事發生,但我已經可以盡量讓自己不再被捲入那股濁流當中。就好像有一個我抽離了置身於那個環境當中的我,可以客觀並冷靜地從旁看待這一切的發生。如果有任何的不好的事發生,OK我接受,然後轉化、放掉,往前走。保持平靜能量便可以流動,流動就會帶來活化與暢通。

回到動物溝通這一塊,從不通到現在,雖然可以說有比以前會,但仍在學習中。一路下來,我知道對我來說最大的重點就是「相信自己」,而這方面的確也慢慢地在進步,特別是在被琥珀學姊一針見血地戳破我認為自己聽不見嘿美說話的問題之後(有學姊的孩子像個寶啊)。學習動物溝通到最後所獲得的到底是什麼,實在無法一言以蔽之。若要說附加價值的話,除了順便學會夢寐以求的植物礦物溝通之外,也順便整理了自己的人生。但也不是沒有副作用,副作用就是會覺得所有的動物都好可愛(要稱讚的請來領號碼牌)。學習動物溝通對我來說像是開啟了一道身心靈界迪士尼的大門,動物溝通、植物溝通、礦物溝通則是這當中最適合身心靈初學者入門的領域。這麼說來,學會了之後好像還跟白雪公主有點像?

而源療,也已經在我生活中紮根,隨時隨地,有需要的時候都能立刻靜下來療一下。從初階到死亡工作坊不過才花一年多的時間,我的生命道路就很明顯地已經改變,往更好的方向去。人生幾十年,只需要一年多就能有所改變,真的是超划算的啊!

但這一年多當中也是發生過一些事的。說到清理與轉化,老師曾說,清理會從經濟上開始。這完全印證在我的生活當中。2017年8月初上完初階、9月初上完中階、10月底上完中階更新,然後便開始了一連串的經濟壓力與風暴。接著在12月經歷了台灣同事的背叛導致換部門受阻,瞬間為這段人際關係劃下句號。我知道這個分離是必要的,對我是好的,但突如其來的背叛實在令人太錯愕,於是我只能在一次次的哭泣中尋求平靜與覺察,請求內在智慧﹑源頭力量和大地之母給我指引和幫助。現在我覺得這樣很好,因為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提升了,不會再因為需要面對一堆負面情緒而困擾。”No pains, no gains.”說的大概就是這樣吧。

同時,上完中階後感知也變得更敏銳了。最明顯的是不敢再亂買市售的飲料。有次買了一瓶號稱天然什麼挖哥的飲料,貴貴的,結果喝了一口只喝到滿滿濃濃的化學味(天然個屁),再也無法入口。

至於我心心念念的植物溝通,在回到日本,因緣際會之下與住家附近的一棵大樹相遇之後也通了。祂是一個溫暖的存在,就如同大地之母一樣,從戰前就照顧著這個區域。祂讓我第一次很明顯地感受到大樹暖暖的能量,第一次明顯地收到暖暖的訊息。我知道,這棵歷經戰亂而屹立不搖的老樹讓我放下了植物溝通這一塊的框架。

說到框架,框架真的不是在課堂上或是把講義那張紙上幾十題題目清完就能清得光的。有時連自己身上有什麼框架都需要透過別人的提點,或在一次次的源療中才會漸漸發現,漸漸察覺。有些人很有天份,老師一說便能舉一反三又融合應用;有些人可能跟我一樣,必須透過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地實踐,並且結合其他人的經驗,才能將源療逐一落實在自己的生命當中。但不管怎樣都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進度和領悟,內在智慧也會為自己安排,所以專注在自己身上就好。

我們的內在智慧團隊也會透過不同的管道不斷地給予我們相同的訊息作為提醒。曾經,不同的老師都告訴我要先照顧好自己、愛自己、為自己著想,然後才能掙脫桎梏,活出自己。現在,祂們則是透過不同的管道提醒我要茁壯、要綻放。以前我總感覺愛自己,怎麼這麼難!活出自己,怎麼這麼難!想真正地快樂,怎麼這麼這麼難!儘管這麼難,只要願意一步一腳印地去拉近自己與自己的關係,總有一天我們都可以愛自己,也可以活出自己。上完動物溝通課之後我是如此相信。

感謝所有的一切,感謝老師、所有的動溝伙伴及所有與我交流的動物朋友。當然也謝謝我自己的靈魂,一路上引領著我找到最適合我的老師和課程。雖然我們家嘿美說不是去找到而是相近的靈魂彼此靠近,但我還是忍不住還要再說一次,我真的很會找老師!

Love,
Pema(披瑪)
2019.5.20 終於完成這份彷彿在寫論文的報告♡

相關文章
近期留言

覺心文化是一個帶領人們覺醒,並且回到以心生活的一個目標。以源頭療育課程為主軸,藉由認識自己,看見需要及不需要,邁向更輕鬆及自在的心生活。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