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曾走過的路 (Yvonne Lin訪問稿)

(採訪撰文/趙雅芬)

關於動物溝通,很多人疑惑好奇,認為這是一塊充滿神秘玄奧的領域。
在台灣動物溝通界,林怡芳累積多年個案經歷及教學經驗,不少動溝界高手,都啟蒙於她。
以下的深度訪談,將由林怡芳解開動物溝通的謎題,包括她自身與動物的故事人生,以及冥冥之中會走上這條道路的心路歷程。
想進入動物溝通的世界嗎?讓我們從這裡開始。


Q:你是如何開始接觸動物溝通的?以及你自己養毛小孩的經歷?

A:十多年前,台灣的動溝師很少,最為大家所知的是有某位在道場做動物溝通的老師。我當時會找上那位動溝老師是因為當時我懷孕,我婆婆覺得我有孕,家裡最好不要養貓。

我和我先生以前養過三隻貓和一隻狗,後來因為經濟和家庭的考量,我們陸續把牠們送出去,最後只留下一隻貓。

我懷孕的時候,我婆婆說:「既然你們要搬回來住,那就把最後那隻貓也送走好了。」我們抗爭很久,很痛苦,那隻貓叫阿冰,很有靈性,是我們最疼的一隻貓。
阿冰是我們從醫院領養來的,牠前飼主因為移民,把牠棄養在獸醫院,牠當時已是兩歲的成貓,不太有人願意領養。我第一眼看到阿冰,就覺得牠好可愛,圓餅臉,兩個腮幫子肉肉的,身體很大,但叫聲卻很小。

阿冰到我們家之後,原本家裡的小母貓阿miao並不喜歡牠,對牠戒心很深,但阿冰對阿miao卻是一見鐘情,常常跟前跟後,超級愛慕牠,後來阿miao乾脆聯手跟自己原本不對盤的吉娃娃來對抗阿冰。

阿miao是我先生在路邊撿到的野貓,牠常常從後院的半露天廚房跳出去找別家的貓玩,我們總是得出門把牠找回來。每次牠跳出去,阿冰就會在後院癡癡地等牠。我認為後來阿miao有嚴重吃醋的心態,覺得阿冰瓜分了我們原本對牠的愛。有一次阿miao出去很久後自己主動回來,我們開心地幫牠洗澡,餵牠吃飯,不像過往會訓牠一頓,但隔天牠卻走了,再也沒回來。原來那次牠是回來道別的。

那是阿冰第一次失戀。阿冰交過很多女朋友,我們曾幫牠徵偶,也恰巧剛好同社區的一位女孩子很想要替她的貓咪找伴,想讓她的貓咪生小貓。於是,阿冰便常常週末被接去女友家住,持續到對方懷孕。但母貓懷孕後,阿冰便死都不出門,跟以前的期待出門有很大的落差。我們硬拉牠去見懷孕生小貓的女友,阿冰四隻腳抓著門就是不肯走。當時我還不知道我可以跟動物聊天,曾經很生氣的跟阿冰說:「你怎麽可以這麼負心?」

我原本認為阿冰是個花花公子,後來我動物溝通上手之後,阿冰才跟我說:「你不能拿人類的角度看我們,在貓的世界,公貓就是唯我獨尊,小孩是屬於母貓的事,你怎麼可以認為我要對那個小孩負責?」這件事我記得很清楚,因為當時我一直罵阿冰,牠在家被我罵到躲在角落。

Q:你如何發現自己可以跟阿冰溝通?

A:我結婚後,感受先生的家庭和我的家庭差別非常大,不論是各個方面,生活上出現的磨合和困難,漸漸帶領我走向內修。動物溝通出現在我生命之前,我已經開始上光的課程、靈擺,以及其他認識自我的課程。

在探索的過程中,曾經有位靈療師跟我說:「你可以跟動物說話,你有這個特質。」當下我的反應是:「怎麼可能?」那個靈療師還把她的狗帶來跟我說:「你跟牠說話看看。」

後來我回想起剛結婚那段時間,阿冰面臨要被送走或留下的命運時,我跟那位在宮廟道場的老師約做動物溝通的情況。

那位老師的助理當時跟我說:「動物溝通的前一天,你要先跟你家貓咪說要進行動物溝通,有位老師會跟牠聊天。」我當時半信半疑,但照舊做了。

我跟阿冰說這件事的時候,牠看著我。我感覺牠給了我一個很清楚的訊息,那個訊息透露著:「你就可以聽懂我的話了,幹嘛要去找別的老師?」在那之前,阿冰從來沒有給我過任何訊息。當下我沉思了一會兒,然後我把我老公叫來,要他觀察我和阿冰的互動,我老公看牠的表情和眼神後,結論是:「你好像真的可以跟阿冰對話。」

隔天我們依約去找那位動溝老師。我請動溝師跟阿冰說:「如果你要留下來,有段時間你可能沒辦法很自由自在,因為我婆婆不希望貓在家到處跑,你可以接受嗎?」問了阿冰之後,我們全部人都在等,但阿冰都不講話,在那間廟宇走來走去,晃來晃去。我記得溝通師跟我們說:「就讓牠去走。」牠走了很久之後,我把牠抱回來,硬要牠講,牠才透過溝通師說:「只要有得吃,有得住,哪裡都沒問題。」牠回答的時候,眼眶泛著淚水。

當下我看著阿冰的表情,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答案。阿冰不會覺得只要有得吃有得住就好,這不像牠。我跟我先生說:「不管怎麼樣,阿冰我都要留著。」

阿冰留下來後,我繼續上不同的身心靈課程,更加了解自己,也開始思考到底能不能跟阿冰溝通。我從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牠聊天起,慢慢的,隨著我內感官愈來愈清晰,我發現真的可以跟牠互動,從原本最簡單的單詞,Yes或是No,或是吃這個或吃那個,到開始可以變成句子,一段話,到最後可以有很多的對話,甚是討論議題,包括人類面對動物的議題,牠有什麼想法,以及我會透過牠,去看其他動物的面向,彼此交換意見。

Q:在這個進展過程,你內心的轉折?你面臨過什麼樣特殊的狀況?

A:先說我先生好了,他一直處於嚇破膽的狀態。
他當初帶我去他認識的宮廟老師那,我才去第二次就可以跟神明對話,讓他覺得不可思議,接著他又發現我可以動物溝通。這麼多年下來,他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已經習慣,見怪不怪了。

我總是在一個人的時候,遇到很奇怪的事。我曾經在三更半夜,看到一顆大光球從窗戶飛進來,直接鑽進我的右手,再從左手出去,全身通電,當下的反應是全身發抖。

我去雲南稻城亞丁的時候,有一天同行旅伴的礦石先提醒我:「你要早點睡,我建議你早點睡。」我心想:「為什麽?」隔天我正準備要往海拔更高的山區前進,有朋友建議我,先跟靈魂源頭連結,協助把身體的能量拉上來,就可以順利爬上山,減低高山症的不適,於是前一天晚上我做了祈請的動作。

結果那天晚上,降下來的電流不是一管,是從整個空間降下來,我全身充電到必須把我的手壓在水晶上,把電過給水晶。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連水晶都沒辦法再充電了。我只好把身上的電換去充床,充牆壁,但都沒用,我感覺全身都在放電。

最後我只好把我老公叫起來,請他身體借我導電,他說好,反正他怎樣都可以睡。我握著他的手,他照睡不誤,但他的腳卻開始抽動,我好怕這樣下去會不會電死他,只好放手。一直到凌晨四點多,我突然感覺有人靠近我,把頭靠近我的臉旁,對方身體涼涼濕濕的,我用手捏他身體,居然捏到人肉,是人的肉體,我一直用力捏,然後對方跟我說了一句:「Sorry!」就不見了。

等恢復正常後,我不斷想:「剛剛那是什麼?」

隔天,我按電梯,飯店的電梯就漏電了。同團的學生也都不敢靠近我,他們只要一碰到我就有觸電的感覺。

稻城亞丁

Q:在你接觸靈性領域之前,你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是怎麼樣的人?

A:我個性很理性,很有邏輯性,最喜歡的學科是程式編輯。我本身學資訊管理,很喜歡編寫電腦程式,可以一邊沖澡,一邊想著等下程式怎麼寫,我很享受那個過程。我也超喜歡玩數獨,拼湊數字,我是非常左腦的人。

就因為我是這樣科學化的人,所以靈界要讓我相信祂們的存在,只能透過不斷來找我,讓奇怪跟誇張的事發生在我身上,逼得我不得不去探索和佐證。也因為不斷的印證,讓我知道:阿飄存在著,各種無形存在著。我也開始懂得,要去尊重所有的存在。

我剛開始很怕,覺得怎麼身邊都是看不見的,還有阿飄幹嘛來找我?初期在宮廟道場修行時,無意被打開內部感官,開始收訊時,我是很困擾的,困擾到我得找盡各種方式保護自己,並且去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直到我後來理解原來這是頻率的問題。當你對準哪個頻率,你就會跟它相應。

後來透過一個老師的指引,我開始讀金剛經。原本我很討厭聽金剛經,金剛經常常是老和尚唸的,尤其是台語版,對我來說,那像是一種轟炸,我受不了,但那個老師用的是王菲的唱頌版,教導的方式也不同。後來我透過金剛經去調整我的頻率,從不斷撞牆的狀態走出來,開始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世界所有能量的變化。

Q:你自己本身的家庭是不是也比較特殊?家人對於你走動溝這條路的看法?

A:我爺爺是三太子的乩身。這件事我一直到結婚生小孩,三十多歲之後才知道。
我爸媽對於我會走動溝這條路,剛開始都覺得:怎麼可能?因為家裡沒人會跟動物說話。

小時候我家養的動物是九官鳥,全家牠唯一會叫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我跟那隻鳥沒什麼交流,彼此的連結大概就是互打招呼說HELLO,要不就是我會拉著椅子遠遠地坐著看牠和老鼠打架。

回想起來,小時候唯一跟動物溝通有關連的,是我爸爸非常喜歡讓我去接觸跟動物資訊有關的書,還包括跟大自然相關的書籍。

父母對於我當時走向動溝這條路,很不理解,也不了解。我曾受邀上電視節目,我爸指著電視裡的我說:「我不認識這個人。」他也曾語重心長跟我說:「你不要去騙人家財,不要去做一些騙人的事。」

我爸也是那種很有科學精神的人,他知道我想走動溝,就邀他朋友帶狗來家裡測試我,叫我去跟狗溝通。當他們喝酒吃飯,我就在一旁開始溝通。我溝通都是先從調頻確認身份開始,準了,他就說:「對一題!」不準,他就裝醉。

我那時壓力超大,每次回娘家,家中都會有狗狗不預期地等著,幾次之後,我就跟我爸說:「爸,我這是要收錢的!你找朋友來,你要幫他付錢。」之後他就不找朋友了。

Q:走上身心靈這條路,帶給你什麼樣的體悟?

A:對我而言,最大的體悟是找到自己的力量。這也是我上課時,要給學生的中心思想。

每個人會因為本身的特質發展出不同的方向,那是個人的自由選項。很多人上完動物溝通進階課後,會找到自己想走的道路,而不是像當初所預想:「我就是要當動物溝通師。」

但不論走哪個方向,中心思想都不會變,那就是找到自己的力量,知道有自由意志可以使用,知道自己是被神所支持的,相信在自己之外,是有更大的高我在支持著。

Q:自美國返回台灣之後,你的工作狀況?當時知道自己人生方向嗎?

A:我在美國時從事網路銷售的工作,負責DATA相關事務。回台灣之後,主要都是做跟貿易或英文相關的工作。我在台灣第一份工作是英文秘書,後來在網路公司當主管,也曾去SONY上班過。

之後出現很大的一個改變,是我去某出版社上班,擔任專案經理。當時高雄衛武營要轉型,我們邀約世界各地藝術家來衛武營演出或舉辦展覽,我負責帶領泰國的藝術設計師去遊覽高雄,安排他們的旅遊行程兼當翻譯,當時我真的覺得那不是我應該學以致用的部分,我喜歡出版業,但我被分配到的不是出版工作。

那段時間,我曾開會開到早上四點,三更半夜我老公帶著阿冰來探班,然後眼看他們回家我繼續工作。我要去溝通很多事務,甚至跟公部門吵架,搞到非得跟他們敲桌子才有用。這工作還涉及政府跟民間公司之間的利益抽成,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我受不了那樣的工作品質,我回不了家。我身體也開始出問題,每周都生病。

同時間,我開始去上身心靈的課程,我記得當時心中的願望是回到朝九晚五的工作。

後來我放棄那份工作,決定遵循自己的內在特質。

從那之後,我身邊開始出現許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永遠處在一種被靈找的狀態。早期在宮廟,我都是那個要辦最多超渡的人,每個月賺來的錢都在做法會。

我曾經三年沒上班,都在宮廟做義工。那時為了生活,只好做手工項圈來賣,我跟阿冰合作,每次幫牠做項圈,跟牠說:「來,我們來拍照。」牠就會根據項圈的樣式,擺出不同的表情。我只要跟牠比出一個「你好帥」的手勢,牠就會ㄍㄧㄥ在那邊,一直到拍攝結束,牠才會放鬆。

我當時有個室友,她目睹我跟阿冰的互動,跟我說:「天啊,你家貓為什麽聽得懂你說的話?」。

阿冰跟我的感情真的是……連我先生都說,我們家是靠阿冰存活下來的。

阿冰示範如何把項圈戴出帥帥的樣子

Q:阿冰給予你人生什麼樣的啟發?

A:阿冰的生活態度,以及牠對我的支持,讓我一直感恩在心。
有一次我去雲南的石卡雪山,我蹲下來採雪茶草藥的瞬間,突然感覺自己曾經在這山上生活過。隱約中,我也看見一隻很大的狗狗,那隻狗就是阿冰的某一世。那是我和阿冰第一次認識的地方,而那一世我是藏醫。

也因為這樣,每一次去石卡,我的心情都會非常激動,我知道那是我第一次立下誓願要為動物做事的地方。

我一直把這樣的記憶放在心裡。有一次跟朋友喝茶聊天,她也在修行,我們聊著聊著,她突然跟我說:「你知道你以前就答應過阿冰,你要為牠去救很多動物,你跟牠是在雪山認識的,牠當時是一隻很大的狗。」

後來我去找資料,才發現當時的藏醫除了要會救人,還要會救動物。
我去讀印度的納迪葉,也感受到我曾經是藏醫。

應該說,所有的訊息在我那次從石卡回來後,開始得到印證。我接收到的訊息是對的。

所以當阿冰過世的時候,我並沒有非常難過,因為我知道牠還會再來,如果我們之間還有緣分。

那一世我在山上,照顧阿冰到老,但那一世我只會醫術,卻聽不懂動物說的話,在心中留下了遺憾。每次去石卡,我都想回到醫學的道路,去把那個缺口補起來。
我曾經認真想過去學藏醫,也問了上師,我該怎麼走回這條路?後來才知道是遙遙無期,要去印度,要學藏文,最後考試是在喜馬拉雅山的山上採草藥,如今的我沒辦法拋家棄子。

但某種程度上,現在的我其實還是在醫,只是不是醫外在的痛,而是內在的傷。

在石卡雪山

Q:你會因為自身的經歷,對生命感到困惑嗎?

A:以前會,現在沒有那麼強烈了。以前的困惑是:人為什麼要受苦?我從小就思考著死亡的問題,但瀕臨死亡兩次之後,我對死亡已經沒有那麼疑惑了。

除了自殺,我另一次感覺死亡離我很近,是生大女兒的時候。
生她時,因為我心臟出現問題,沒辦法呼吸,被轉到大醫院急救。
也是因為那次經驗,讓我感受到醫療真的沒辦法顧及人性的尊嚴。急救的當下,你就是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拉開衣服做心電急救,望著醫生,看著心電圖,無可奈何。你沒辦法要求隱密的空間,被尊重的對待。戴著呼吸器,虛弱到沒辦法說話之際,你得聽著醫生跟你和家人說:可能沒救了。

當下躺著的我心想:「拜託,我人醒著,只是戴著呼吸器沒辦法表達,但你不能當著我的面,跟我先生說:你老婆可能救不活了,你要有心理準備。」那種不尊重的態度,對病人也是一種打擊。

我記得有一次阿冰食物中毒,半夜去掛急診。出院前,醫生說,牠心臟有問題,問我們有給牠吃藥嗎?我和我先生說:「有,平常我們看的醫生跟我們說,如果牠有症狀再給牠吃藥就好。」結果那醫生就說:「你們知道這樣牠會死嗎?牠有心臟病要長期吃藥。」

當時我已經會和阿冰溝通,阿冰聽了之後,眼睛睜很大,跟我說:「媽,我會死嗎?」醫生的話直接打到了阿冰的心裡。還好我先生很快遮住阿冰的耳朵,跟醫生說謝謝就走人。

很多醫生一緊張,職業病一上來,會忽略當事者的心情,或是忘記他們說出來的話,多麽具有衝擊性,不論是對人類或動物。

經歷過這兩次生死交關之後,我對動物溝通的話語非常小心。
我總是跟來學動物溝通的學生說,不要在敏感時期講敏感話,因為你講話的重量,會是一般人的十倍以上。這都是我從生命的經驗學習而來的。

Q:如果說你的體質是俗稱的帶天命,你是從何時可以接受自己是體質特殊的人?

A:當我發現原來我有選擇的時候。
早期我被宮廟的老師下令:「你很棒啊,你都可以收到訊息,很有潛力,以後你就是要負責宮廟事務,你要接下這宮廟!」當時我百般不願意,內心吶喊:「我不要!我不要當法師,我不想當乩童,那不是我要的。我去美國念書,研究很多科學的課程,我不是要來宮廟工作的。」

從當時到現在,我內心有很大的轉折。
什麼叫天命?就是認知自己的靈魂責任是什麼,特質是什麼,你能夠做到什麼,了解自己之後然後去發揮。

路不是只有一條。

我當初被宮廟任命,而且就是要負責處理陰間的事情。我當然不肯。但你現在問我,我有沒有處理陰間的事,我有。

曾經,我爺爺在天上看我拿靈擺,會來跟我說:「哇,你們現代人拿的法器滿厲害的,這麼小小的一個就可以。」我跟我爺爺說:「這叫靈擺,不是法器,這是很科學的東西。」

我很開心我走出自己的路,我也想透過自己去啟發那些被天命綁住的靈魂,跟他們說:「你可以有選擇。」

有的學生跟我說:「老師,如果我不照著我的天命走,神說祂會降罪於我,我會家破人亡。」會嗎?很多人本身接天命,但他活出自己啊。就像「通靈少女」,她從小也是接天命,但她成為棒球裁判,她活得很好。

這條路上,我希望除了帶著學生找到他們的特色、力量和位置之外,也要讓大家了解,靈魂和靈魂之間的是平等的。當我們用不同的角度看這世界,方向是非常多元的。

Q:學習動溝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特質?

A:開放的心,對任何事都要保持開放。隨時都要往內,覺察自己有沒有框架可以拆。

尊重很重要。不能因為學了動物溝通,感官變敏銳了,就以為自己有了權力可以做一些越權的事,像是沒有經過飼主同意允許,看到狗狗或貓貓就逕自溝通。

身為動溝師,內在的淨化也很重要。很多人好奇,透過照片和動物溝通,到底是不是通靈?其實這是外感官和內感官使用的差異。一般人習慣使用外感官,包括眼睛、耳朵、嘴巴,但當你做幾次深呼吸,你的注意力回到內在時,內感官會開啟,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練習,內在調整了,訊息就接通了。

當訊息進來,內在一定要暢通,暢通的方式有很多,包括靜心、冥想、運動,以及思想意識框架的拆除,這些都是方式。我教授的源頭療育就是指這些,再加上意願的給予,以及對準你要做的事情,調整頻道。

Q:你在不同的學生身上會看到他們在動溝這方面的特質嗎?

A:教導我開動物溝通這門課的是鯨魚。我當初透過內感官,進行源療清理自己時,有一次接到來自鯨魚的訊息,牠們給了我一些符號,要我把這樣的符號帶到人的身上,這個符號可以帶來振動,打開並喚醒人的感官。

早期剛開始教課時,只要我打開對方的內感官時,我會在對方後面看到海豚、大象、或是樹這些影像,我透過這些形象得知這個人的溝通特質大概是什麼。有人後方出現藍鯨影像,我大概就知道對方可以成為溝通師,只是會慢慢、穩穩地,基本功要打很久才行,或是有人出現金色海豚,那我就知道對方將來會是很厲害的溝通師。如果出現大象影像的,那表示他札根很深,潛力無窮。如果有的人後方出現大樹,那很明顯,這樣的人特別能夠跟植物溝通。

大概是前十堂課吧,我都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得知對方的特質。

後來,不同學生帶來的畫面也不同,有的出現小精靈,還有人後方出現三個外星人。那個案子很有意思,我看到那三個外星人,心裡想:這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會有外星人跟著?那三個外星人讓我看到一個建築物,是圓頂有十字架的,並且還有顏色。

後來我google,發現那圖像是東正教的建築,意思是這個學生和東正教的關係。有趣的是,東正教的某一古老教堂,牆壁上繪的就是耶穌乘坐飛碟來地球的圖像。我後來跟學員認證,她跟我說,只要她開始進行動物溝通,她的手機就會耗電耗得很兇,彷彿是手機的電支撐著她。

我在教導動物溝通過程中,發現每個學生都有其特質。所以我不會把我自己的模式套在不同的人身上,只要每個學員進入內在,他特質就會浮上來。剛開始我會試著給對方建議,後來發現給建議反而會形成他的框架,當我把話講出來,對方反而會抓著不放,不講,他們反而有更大的空間。

Q:源頭療育在你課程中是非常基本的要項,可否說明什麼是源頭療育?

A::源頭療育其實就是一個接天接地的過程。主要是讓人回到內在,淨化自己的心。

動溝的觀念愈來愈普遍,在這個前提下,帶入正知見,正確的觀念,指引正確的道路,是身為前輩的我能夠盡到的社會責任。透過源療系統,可以淨化自己,做任何關於靈性的操練,以及應用在靈性之外的日常生活。源療能協助錨定自己,順著環境的大道,和能量場和諧運作。

這世上沒有對錯方向,只有自己有沒有順著那個道走。一般人沒辦法覺察自己有沒有在道上,所以在生活中會出現很多起伏和衝突,源療這個工具,除了可以靜心,還可以調頻,對齊天和地的時候,我們的能量就不會離道太遠。

我觀察學員,如果他不斷源療,打開自己,他潛能一定會被打開,而且給出的自由意志會強烈而直接。

源療也是個管道的連結。就像鋼琴的調音師,他調音時會拿個調音棒,利用振動的方式,讓鋼琴的弦回到正常音準的位置。我教課時就像是那個調音棒,透過振動頻率把個體靈魂帶回到他原本的振動頻率上,讓他音準發揮。

Q:什麼樣的學生讓你生氣?

A:明知故犯的那種。比如說,我千交代萬交代說要尊重尊重,但他還是會偷偷跑去亂問,就像有學生曾問我:「要怎麼樣讓寵物餐廳裡的全部寵物聽得懂我說的話?」這我就會生氣。

我們常常被電影誤導,以為杜立德醫生可以,我們就可以。

像那種亂接離世溝通個案的,我也會很生氣。我總是一直交代,離世溝通要小心,要給予正確的觀念引導,不要用錯誤的觀念跟個案溝通。


Q:你自己在離世溝通的部分,有過很深刻的經驗嗎?

A:我做離世溝通,很少會掉淚,總是可以保持中立的態度,不帶情緒的處理。
但我對黃金獵犬和拉布拉多向來很難控制情感。有一次跟某隻黃金獵犬進行離世溝通,我必須要用筆談,我沒辦法說話,一說眼淚就掉下來。

那隻狗對主人的愛太深了,牠說當爸爸戴上某頂帽子就是全家要去郊遊或釣魚的時候,牠也讓我看牠和家人去溪邊玩水的畫面,牠說牠希望爸爸媽媽永遠記得他們一起去玩樂的快樂情景,聽到那樣的話,情緒很容易觸動。

那隻狗是罹癌過世的。那也是我第一次情緒深刻到必須要用筆交談。

另一個離世個案是一隻鵝。
我做身份確認時問主人:「你是不是給你的鵝穿黑西裝打領帶,平常都說牠很帥。」主人說:「對啊,我會給兒子穿這樣。」我再問:「牠是不是在籠子過世,隔天你們才發現?」飼主也回我是。

鵝超級有靈性。我記得那隻鵝的遺願,是請牠主人不要再吃鴨肉或雞肉,因為都是同類。

還有一個離世案子我記得很清楚,也是一隻黃金獵犬。
牠被放在靈骨塔裡,我會對牠印象深刻,是牠印證了「西藏生死書」那本書裡的內容。「西藏生死書」是我在教導離世溝通課程會使用的一本重要書籍。

我問那隻狗,牠現在在哪?牠說:「我在一個黑黑的地方,看不到,但聽得到,感覺這是個小小的地方。」我問主人是不是把牠放在靈骨塔,牠主人說對,還說他幫狗狗做了法會,透過我問牠有收到嗎?結果那隻狗說牠聽到念經的聲音,但什麼都看不到,什麼也沒吃到,牠唯一聞得到的是香的味道,而狗狗雖然有聽到念經的聲音,但牠說會怕,光出現的時候牠會怕,因為牠不知道那是什麼。

動物的天性是這樣的,當牠身處暗處,看到一道光下來,牠一定會害怕。「西藏生死書」也提到,人在臨終階段,如果沒有做好準備,看到光的到來,會害怕,會跑。

那隻狗還給我看了一個畫面,是牠主人電腦銀幕上的照片,上面有五色旗。牠說牠的願望是有一天可以跟媽媽去西藏。牠主人跟我說,她將來的願望就是要去西藏。最後我跟這位主人說,有一天你去西藏,請記得帶著狗狗的照片一起去。


Q:很多飼主都想跟已故的毛小孩做離世溝通,對於離世溝通,你有什麼想法?

A:很多飼主當然是放不下已經離開的毛小孩,所以想做離世溝通,畢竟陪伴那麼久的毛小孩已像家人般的存在,如果有個可以溝通的管道,當然會想詢問。

毛小孩過世後會回到源頭,也就是大的集合靈魂場。離世溝通可以溝通到的部分,是牠在世時存在的震動頻率和影像。

這就很像電影「STAR WARS」裡所呈現的,主角其實是先錄好3D影像畫面,再回放對話。離世溝通也是如此,我們其實就是跟毛小孩存留在世上的影像溝通而已,沒辦法更多了。但那已足夠撫慰飼主傷痛的心,至少飼主和毛小孩彼此還是可以再對上話。

但如果一而再的離世溝通那就不對了。
阿冰是十四歲走的,牠用牠的離世,教導我關於動物死亡的事。牠走的時候,我也很想跟牠溝通,畢竟牠才剛走,我當然會擔心,雖然我知道牠對於死亡已準備很久。

當我想跟剛過世的阿冰溝通時,牠的內在智慧立刻阻止我,要我不能跟牠聊天,我問為什麼?牠內在智慧告訴我:牠走的這三天是關鍵期,要溝通,三天之後再來。
很多宗教書籍提到關於離世49天的投胎轉世,但這是真的嗎?不一定。

阿冰的案子讓我發現,如果主人跟動物有承諾,牠是沒辦法在49天離開的。牠會因為承諾有了執著和牽絆。

我懷孕時就跟阿冰說,媽媽肚子有了妹妹,你是哥哥,以後妹妹會交給你,你要當好哥哥的角色。阿冰真的一直很盡職的當哥哥,就連牠過世後,牠還是會去學校陪我女兒上學,陪我女兒放學。

當時牠不敢回家,因為怕被我罵。

我女兒看得到阿冰,但她不敢跟我說。有一天,她終於不小心脱口而出:「媽媽,阿冰中午都陪我睡覺。牠會跳上椅子,要我摸牠的毛。」

我把阿冰抓來問,阿冰盧了半天不說話。後來我仔細想想,阿冰不走,應該是關於承諾。我認真跟阿冰說,你現在不用再照顧妹妹了,她已經長大了,她會好好的,但阿冰還是繼續去學校。

後來我認為,這件事可能要我女兒自己說出口。我女兒後來是哭著跟阿冰說再見,阿冰就沒再出現了。

在那之後幾天,我曾經夢到阿冰回來找我,整個夢境栩栩如生。我問阿冰,你怎麼還在這?牠變臉變了三次給我看,最後變成一個東方小女生的模樣,然後就消失了。

我當下的感受是很開心,因為阿冰生前的願望就是要當人。

做了那個阿冰變成小女生的夢之後,有一天我女兒跟我說:「媽媽,阿冰去美國當小孩子了。」後來我去探查這個訊息,發現原來阿冰跟牠前主人之間的緣分還沒完成,牠前主人移民去美國,阿冰去當牠前主人的小孩了。

阿冰陪著妹妹寫字

Q:身為動溝師之後,對於動物是否也有更深刻的觀察?以及有什麼話想提醒飼主?

A:許多飼主都有個疑問,就是毛小孩不喜歡對著鏡頭。

我曾跟一隻兔子溝通,透過想像把自己融入牠身體。當時剛好旁邊有人拿著手機拍照,我當下感受自己就像被一把來福槍掃描。後來我跟兔子同時聽到砰的聲音,那正是有人按下手機拍照按鍵的那一瞬間。

因為那次溝通,我才發現,原來毛小孩會想閃鏡頭,是出於本能的反應。除非牠從小就被訓練長期面對鏡頭,並且受到不斷的讚美,讓牠覺得那是一件令牠開心的事,否則對於一般敏感的毛小孩,是不喜歡被拍攝的。

我曾被一間寺廟找去做動物溝通。那間寺廟的老師父和尼眾們都養鳥。剛開始我並不知道她們是尼師,只聽她們一直問關於師父和鳥的事。

那是很有趣的經驗,整個寺廟聽著我溝通。
為什麼他們找我溝通?因為他們養的鸚鵡不願意念阿彌陀佛。我問鸚鵡,牠說:我為什麼要唸?

尼師要我跟鸚鵡說,要念佛才能上極樂世界。我說了,但鸚鵡還是不願意,還抱怨老師父都誇別的鳥比較好。

原來,老師父曾帶著牠去拜訪別的寺廟,看別人養的九官鳥會念佛,當下便誇了那隻九官念佛念得很好。結果這隻鸚鵡吃醋生氣拔毛一段時間,尼師們覺得不對勁,於是來找我。

溝通時,鸚鵡氣說:「他都說人家好。」牠還給我看九官鳥的畫面。我問寺廟有養九官鳥嗎?他們說沒有啊。我說但牠說你們都在稱讚九官鳥,他們才想起來原來是別間寺廟的鳥。

在動物溝通的路上,我愈來愈了解動物的習性。有一次鳥聚,全場都是鳥,有個主人帶著一公一母的金剛鸚鵡來溝通,我先跟公的溝通,牠很小聲說:「不可以問我,要先問『她』,我們家她最大。」我問完母的,那隻公鸚鵡接著說:「我老婆說的都是對的。」

後來透過飼主解疑,才知原來金剛鸚鵡是母系社會。
對於飼主,我也一直很想提醒他們:不要把我們人的願望壓在毛小孩身上,動物有自主權。

像是飼料問題,有人要他養的貓吃素,認為牠不吃素,下輩子就還會當貓,但這不是要不要牠吃素的問題,這根本是在傷害牠身體健康。有的主人堅持毛小孩出門一定要穿鞋,出門一定要坐車,但動物天性就一定要踩地,要走路,尤其在現在電磁波這麼強的年代,你一定要讓動物釋放電磁波,否則會造成牠心臟和血液的問題。
我想要說的是,養動物就要尊重牠們,不要用自己的價值觀去套在動物的身上,或是想要透過動溝師來改變牠們的行為。很多人好奇,為什麼動溝師沒辦法改變動物的行為?這就像你老公抽煙抽十年,你唸了之後他就會戒煙嗎?這是一樣的道理啊。

而動物是會跟主人互相學習的。有些毛小孩被寵壞了,牠們開口就會說:我就是要吃我媽吃的東西,我跟著她吃。


Q:一路走來,你的堅持?以及支撐你的信念?

A:支持我走過來的是個案和學生。
我在最痛苦的時候,看著我的個案紀錄,就會覺得:嗯,這是對的事情。
今年生日的時候,有個學生錄了一個影片給我。她跟我說:「老師,當你在低潮的時候,不要忘了你改變了很多人的生命。」我的學生當中,有人曾經吃憂鬱症的藥,或是安眠藥,來上我的課之後,他們跟我說可以不用吃藥了。那個錄影片給我的學生說,我給了她們啟發,讓她們知道:「原來人生可以這麼走,人生可以不一樣。」

是這些帶著我往前走的。

我在馬來西亞有個學生是獸醫,她說她每次結束診療台的治療,回家就是哭。她必須靠大量的憂鬱症藥物才能夠生存下去。

她是透過朋友介紹來上我的課,源療課程上完,雖然有好一些些,但她回家還是哭,後來她繼續上動溝課,上完之後,整個人完全不同了。

當我看到一個獸醫的心理狀態回到正軌,可以面對毛小孩,我很欣慰。
是這些事情支撐我做下去的。


Q:有什麼話想對有心來學動物溝通的人說?

A:還是那句話:必須要有開放的心,永遠記得要往內看。一定要先會跟自己溝通,否則你不可能會跟外面溝通。

內在世界跟外在世界是相連的,外在世界的一切變動,跟內在世界的變動息息相關。

不要怨天尤人,不要認為外面世界的變化是外面的人造成的。不要認為動物是動物,人是人,我們都是一樣的,所有靈魂都是平等的。

相關文章
近期留言

覺心文化是一個帶領人們覺醒,並且回到以心生活的一個目標。以源頭療育課程為主軸,藉由認識自己,看見需要及不需要,邁向更輕鬆及自在的心生活。

Follow us